嘉峪关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达拉特旗凌晨民堤堤坝决口万亩良田被淹决口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23:15:45 编辑:笔名

  达拉特旗凌晨民堤堤坝决口 万亩良田被淹 - 决口 - 内蒙古 - 中心

  从东到西一望无垠的庄稼被齐腰深的河水淹没,葵花花盘低垂着,金黄色的花瓣托着水面。一人高的玉米矗立在水中。岸边一颗颗原本绿油油的籽瓜在水面上漂浮着,已经开始腐烂,成群的蝇虫围着籽瓜啮啃。

  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王爱召镇德胜营村下辖的张顺圪旦、菅漫营、铜匠圪卜、谢家圪旦四个自然村遭遇民堤决口,上万亩农田被黄河水淹没,全部绝收。根据初步估算,损失上亿元。

  发生在8月4日夜里的堤坝决口,村民认为有人为因素,他们认为是因为巡堤的人没有尽到,决口由小变大最终演变成一场悲剧。

  万亩良田被水淹

  登上德胜营村后面的国堤坝顶,呈现在眼前是沃野千里。葱绿的庄稼还在,不过收成没了,这里的庄稼都浸泡在河水里。60多岁的有林老汉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由得一声叹息。

  有林老汉在国堤边放着几十只羊,这些羊和国堤内还剩下的几亩薄田,就是他的全部家当了。不过相比那些连一点庄稼也没有留下的村民,他足够幸运。

  有林老汉记得,8月5日凌晨1点多,他听到村里大喇叭广播才知道民堤决口的。当时,寂静的村庄夜空里,响起了急促的声音, 大坝决口了 ,这样刺耳的声音传到正在睡梦中的有林老汉的耳朵里,也传到每个村民的耳朵里。

  有林老汉扛着铁锹一路赶到几公里外的堤坝时,看到堤坝决口已经有大约10多米了,河水冲刷着堤坝决口两侧的泥土,呼啸着流向庄稼地。

  这时,闻讯赶来的村民已经赶到现场,一些村民看到眼前的状况,奋力封堵,有人专门传递沙袋,有人往决口处投。而有林老汉则用一艘小船来回运送工具和物品。几经周折后,决口没有丝毫变小,反而越冲越大。这时,部分村民有了放弃的念头,因为看决口的长度,绝非人力所能为。

  经过几番抢险,还是没有挡住河水的冲击,他们放弃了。有林老汉到决口处想要找回他的铁锹时,发现水深已经到他脖子,他没敢冒然向前,遂将铁锹遗弃。

  5日早晨时分,村民又从达拉特旗调运钢管和预制板。村民王二说,准备将钢管用大锤牢牢地钉入决口处,用预制板挡住河水,再将沙袋投入河中,以此封堵决口。

  钢管和预制板很快拉回村里,不过已派不上用场,因为这时河水已完全淹了庄稼,眼望着丰收的庄稼被淹,西瓜、籽瓜漂浮在水上。

  决口的是民堤,位于菅漫营村。堤坝决口后,包括镇党委副书记郭建军、村支书李清亮、村主任刘帮以及张顺圪旦、铜匠圪卜、谢家圪旦等村的部分村民也投入抢险大战。但为时已晚,此时大势已去,抢险人员不得已放弃。

  一切都是徒劳,人们已经无法阻挡这样的事实发生了,只能悲伤地看着辛苦了一夏的成果,在收获的季节成为泡影。

  这里有上万亩土地,种植的农作物有玉米、葵花和籽瓜。根据初步估算,损失近亿元,其中大部分农户颗粒无收。

  是天灾还是人祸?

  黄河决堤是天灾还是人祸?这里的村民大都相信:这次不只是天灾那么简单。他们普遍认为,因为防洪的人员不到位,当天巡堤的人没有尽到职责。

  德胜营村的防洪线约有5千米,这道堤坝由来已久,而且今年进行了加固加高。防洪防汛工作在7月27日开始进入紧急严防状态。

  王爱召镇党委副书记郭建军介绍,7月25日,镇里接到达拉特旗下达的防洪防汛任务,7月27日,镇里开始在沿河村庄进行紧急布置。并由政府和村民共同出资,调集大型挖掘机连续作业加固堤坝。现在堤坝顶部就达4米宽,村民们说,堤坝十分牢固,再吃1米深的水也没问题。

  村民猜测,决口是从坝底开始的,刚开始只是坝底渗水,随着渗水逐渐加强形成细流,由于没有人及时发现并堵漏,细流冲刷泥土逐渐扩大决口,导致堤坝决口越来越大。

  村民估算最初决口应该在8月4日晚上11点多,发现时已经是8月5日凌晨1点多。

  德胜营村谢家圪旦村的高二米进一步证实了这个时间。当晚,他派出村民防堤后,还是不放心,又专门到堤坝上巡查,并一再嘱咐巡堤村民细心查看。高二米回到家后看了会儿电视就接到称,堤坝决口了。

  具体时间高二米无法知道,但根据他接的时间推断,决口应该在8月4日晚11点多。

  高二米说,当时巡堤的人中有个叫 三愣罐 (此人全名高二米也记不清,村里人都这么叫他)的,正是他发现了堤坝决口,然后打叫人。

  高二米十分肯定这次不只是意外,而是与人为因素有关。他说,如果在堤坝刚开始出现跑水时,有人发现并及时抢险,这次意外不会来得这么突然。

  村民们认为,堤坝没有那么脆弱,而且每天都有挖掘机在不停地加固。

  村民王二告诉,当天一些村民和村社里的负责人喝酒去了,喝完酒后又回家睡觉,他们没有尽到防洪的职责。

  村主任刘帮告诉的时间是,大约8月4日晚上12点多,巡堤的人发现决口,等召集村民后,已经来不及。

  他向讲述了没有及时发现险情的原因,他说决口处是在防线的中间段,防洪人员从中间段向左巡查,在离开中间位置时并没有开口,向左巡查结束返回到中间段时,决口已经开了,等召集到村民们赶来时已经为时已晚。

  刘帮说,当晚巡堤的人都在,而对于村民的说法,刘帮认为是村民胡说。

  了解到,8月3日,该村进行了换届选举,新任村长就是刘帮。

  根据村民反映,8月4日晚,确有部分组长、社长以及村民聚众喝酒。

  参与喝酒的铜匠营村社长贾金荣对喝酒一事毫不避讳,他说,防洪也是要吃饭的。并说,事发几天前,他都在参与防洪防汛。决口处是菅漫营村,而作为外村人的他在当晚的抗洪中坚守到最后。

  村民损失上亿元

  事情已过去10天了,相比最初几天的激动、愤慨,村民们悲伤的心情稍显平复。但一说起这件事,人们又会激动起来。妇女刘巧元还抹起了眼泪。

  按照原计划,今年刘巧元家喜事连连。他们计划今年要给儿子买房娶媳妇。还有,她家的姑娘也要出嫁,而她还准备给女儿陪一些嫁妆。

  但所有的愿望随着这一场水灾化为泡影。事情远不止这样糟糕,今年她还通过联保的形式向银行贷款3万元,现在就连欠的债也无力偿还。

  贷款种地的村民不只刘巧元一家,这里的村民大部分都通过银行贷款购买种子、化肥等物资。这一场水灾过后,他们颗粒无收,甚至连银行的贷款也无力偿还。

  他们的损失还不是村里最多的人家。村民李存宽今年种了将近200亩地,初步损失20多万元。最让家人头疼的是,老伴儿在今夏查出胃癌,每隔10多天都要包头市进行一次化疗治疗,到目前为止,仅看病已花掉十几万元,而这些钱中有将近10万元都是借贷来的。

  怎么办?村民们一筹莫展。没有收入不是最严重,秋天时银行催要贷款如何偿还,这还是后话,村民贾利英的孩子今年考上大学,再有20多天就要报到了,学费就得1万多元。

  而张珍珠面临的最直接的问题是,他恐怕连住的地方也没有了。他和老伴儿现在住的房子已破败不堪,墙壁和屋顶的裂痕最宽处足有3厘米。

  前段时间的降雨已将后墙一角冲垮,在村民的帮助下用砖块垒起来,一座破败的土坯房上砌着一溜红砖,像补丁一样。

  本来打算今年盖房子,现在这个愿望不可能实现了,银行的钱和借村民的钱也无力偿还。

  村主任刘帮介绍,德胜营村共有村民4000多人,1700多户。遭受水灾的庄稼超过1万亩,按照近几年每亩地1200元的收入计算,损失上亿元。

  庄稼的收成高,但种地的成本也高。这里种植的葵花大多是一种叫 美葵 的品种,种子价格昂贵,加上化肥以及机械化种植的成本,每亩地大约400多元的成本。

  少则几万,多则十几万,村民受的灾情一样,但损失大有不同。越是种地多的人家,损失越多,而这些种地多的人家,大部分都是承包的土地。

  目前,德胜营村还处于全线紧急防洪状态中。国堤大坝上,轮流值班的防洪人员昼夜不断。( 孙鹤)

天蝎座
装修攻略
装修日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