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峪关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都市修真医圣 第0008章 艳姐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3:34:46 编辑:笔名

都市修真医圣 第0008章 艳姐

“你,你胡说!”

艳姐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,脸上充斥着羞辱之色,大声道。

“胡说?怎么何艳,你这是准备不认老公了是吧?王大春那个废物的字迹,你认不出来?那要不要我把他叫来当面告诉你,这上面白纸黑字写着,你还想抵赖?!”

那黄毛一脸嚣张,说道:“何艳你给老子搞清楚,你是王大春老婆,他输给我五万,没钱给我,你难道不应该帮他还钱?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知道不?”

那黄毛说到这里忽然冷笑一声,嘲讽道:“白纸黑字在这写着,要我不继续纠缠你,也行,十万,只要你给我十万,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来烦你,见着你直接绕道走!”他一副吃定对方的表现。

“我说黄毛,十万,你怎么不干脆去抢?”就在这个时候,陈飞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。这些不要脸的狗东西,真是一抓住机会,就要狮子大开口啊!

“陈飞,这可不关你的事,那王大春可的的确确在我手里输掉了五万,没钱给,签字画押要拿自己老婆抵债。你要是想护着她,也行,那我就把这白纸黑字拿给街坊们看看,相信大家应该都很乐意看这玩意吧!?”你还真别说,这黄毛虽然是个混混,但这些蛮横无理的胡话,说起来还是一溜一溜的,让人气得牙痒痒。

“你,你敢!你不能这么做!”

何艳脸色也一下子就变了,眼眶通红,浑身颤抖。要知道,这种事情真要是传出去,她以后还怎么见人啊?

以后走在街上,谁都会私下指着她,说她被自己的老公卖了,一个女人哪里可能受的了这样流言蜚语?

“不能?为什么不能,难道我黄毛的钱就不是钱?是纸?既然你们要这样,那就别怪我无情!”那黄毛一见何艳这么不上路,干脆也懒得再多说了,吆喝着小弟们冷笑一声,准备离开。

“等等!”

然而,就在这时,一道冷漠的声音却忽然从他身后响起,黄毛脸色微变,转过身来,充斥着陈飞一脸阴冷的开口道:“陈飞我再警告你一次,别多管闲事!”

“哼!这可不是多管闲事。”

陈飞闻言直接冷哼一声,目光不善的看着对方,而后不由分说的直接走到对方面前,一把拎住对方的衣服领子,居高临下,喝斥道:“把那张字据给我交出来!”

“你他ma给我滚!”

那黄毛很显然也不是一个善与的角色,直接一把将陈飞推开,脸上浮现出恶狠狠的神色,用手指着陈飞森然道:“老子本来不想跟你多事,既然你自己要,好,那好,给我上!!”

随着黄毛的一声令下,他和他手下的那几个混混小弟直接朝着陈飞杀来,一个个凶神恶煞,手里面拿着地上现成捡的石头、板砖,甚至还有一个矮小、奸诈的家伙居然直接从裤子包里摸出了一把弹簧小刀,眼眸充斥着狰狞狠毒之色,朝着陈飞冷笑道:“老子可一直记着上次的仇,看我今天废了你!”

上一次,似乎就是他被陈飞打断了一只手!

“小飞!”当何艳反应过来得时候,立马尖叫起来。那些家伙手上可是全部都拿着凶器,这该怎么办,怎么办啊!

“蓬!”

可就在她内心担心无比的时候,耳旁却忽然响起一道沉重闷响,伴随着一道惨叫声,那个手持着弹簧小刀的家伙居然已经被陈飞一脚踢飞出去,狠狠的撞在胡同墙角上

都市修真医圣  第0008章 艳姐

,那只拿刀的手臂已经像是麻花一样扭着,很显然,又废了。

“你,妈的!”见此情景,余下黄毛几个全部被吓住了,眼眸浮现出恐惧之色,不敢再继续动手。

“怎么,怕了?”

然而,见此情景,陈飞却只是冷笑一声,用冷漠的目光扫视对方,冷冷道:“黄毛,我最后在警告你一次,把那张字据拿出来,钱是王大春欠你的,自己去找他,别在这里丢人现眼!”

“没错,我和那王八蛋已经离婚了,他的事和我没关系!”躲在一旁的何艳也有些抽泣,原来,她已经跟那个王八蛋离婚了!

“那又怎样……”黄毛闻言还想强硬,可当他迎上陈飞冰冷的目光之后,不由自主的,身体忽然害怕的颤了颤,又再看了一眼蜷缩在地上,一只手已经被扭成麻花,正在惨叫的小弟,到嘴边的狠话也没说出来。

“给我拿出来!”见此情景陈飞也没了耐心,不由分说的从对方口袋里把那字据拿出来,当着所有人的面撕掉。

见此情景,黄毛眼中顿时浮现出浓浓怒火以及阴毒之色,可是此刻他也不敢再多废话,阴沉着脸吩咐小弟带着那个受伤的人,离开了。

见那些烦人的家伙终于离开了,陈飞这才转身望向何艳,关心道:“艳姐,你没事吧。”

听到陈飞的话,何艳红唇微张,诱人的脸蛋浮现出一抹暗淡的神色,无精打采道:“小飞,今天这事,谢谢你了。我没事。”

“哪里,艳姐你平时那么照顾我,我还经常到你家去蹭饭吃,帮帮忙,是应该的。”陈飞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何艳的神色,慢慢开口道:“王大春那个王八蛋,居然敢做出这种事情,艳姐,要不要我去帮你出口气!?”

何艳的老公,不对,是她的前老公,是这石人村有名的赌徒,而且还是那种烂赌徒,一天到晚就知道赌,也不知道她怎么会和这种人结婚,以前街坊邻居都在说,配不上。

“哎,算了,小飞,这件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,艳姐我自己会处理,我们回去吧。哎呀。”艳姐显然不想再提这一类的话题,起身想要回家,却忽然吃痛的叫了一声。

“艳姐,你怎么了?”陈飞连忙将她扶住。

“我的脚崴了。”原来刚才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的脚就已经崴了,此刻正如同针扎一般的刺痛。

一听到这里,陈飞立马又将她扶到胡同边上的坐下。

见何艳脚上有伤,陈飞立即说道:“艳姐,要不我帮你看看脚上的伤吧?”

“你瞧我这记性,小飞,你是中医药大学的毕业生吧?那快帮艳姐看看,我的脚好疼,特别是脚踝那里。”何艳立马眼前一亮,因为她记得陈飞好像是什么医药大学的高材生,肯定很厉害。

对他们这种城中村的普通人来说,一个能够上到大学,而且顺利毕业的人,那已经是很厉害了,而且还是医生的专业,未来前途肯定很光明。

“艳姐,不是中医药大学,只是个普通三流大学。”

陈飞貌似严肃的纠正了一下对方,只是他的手,却已经落到了对方柔嫩的脚踝之上。

“嘶,小飞,轻一点。”他只是轻轻用手碰了碰,艳姐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叫出声来。这种程度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,恐怕明天都不一定能上得了班。

“艳姐,一开始可能有点疼,先忍着一点。”此刻的陈飞也没再多看那双诱人的双腿,而且轻轻的将手放在艳姐的脚踝受伤处,揉搓起来。

他的力度很轻,而且很显然是包含了一种奇特的手法,所以艳姐只是感觉到那阵阵钻心的疼痛之后,紧紧皱起来的眉头跟着就慢慢舒缓下来。有一股暖流,暖烘烘的,好似泡在温水中一般。

“艳姐,你现在起来走走看,应该没问题了吧?”陈飞好不容易压下了自己心头的杂念,站起来,不有痕迹的向后退了一些,朝着艳姐开口笑道。

“呃,嗯,好了吗?”何艳一惊,下意识地站了起来。

这一站起来,何艳吃惊地发现,刚才落脚还如针刺般的左脚,现在竟然真的一点都不疼了,这下她是真的吃惊起来,冲着陈飞赞扬道:“小飞,真有你的,不愧是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看不出来呀,你还真有一手!”

“嘿嘿,艳姐,你也不看我陈飞是谁?哈哈!好了就行,我们一起回去吧。”若是以前,陈飞还不至于那么自信,但是现在嘛,得到了修真界高人的传承之后,他便对自己充满了信心,自信很少有人能够医术比他强了。

汉中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汉中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汉中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汉中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汉中治疗包皮过长医院